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

第七百三十三章 彻底清算

  正因为杜佑的劝说,使郭宋对六十余名关中官员的心态改变了,从提防改成了拉拢,郭宋为此也释放了大量善意,拉拢这些被朝廷视为叛臣的官员们。

  除了分批接见这些官员外,郭宋还普遍提拔了他们,几乎每人都官升一级,从主簿升为县尉或者县丞,从县丞升为县令,如果已经是县令,那就在官阶上升一级。

  其中有几名官员还获得了特殊提拔,像新丰县令陆一鸣升任万年县令,万年县令崔矩升为京兆府少尹,但最让人掉眼球的是普润县主簿杨万华,竟然一跃升为同州长史,从九品卑官一下子升为正五品,直接跨过了七品和五品两大门槛,着实令很多人深感震惊。

  但凤翔府的官员却不怎么奇怪,这个杨天华一直被府尹李曙光夸赞,这次又被郭宋单独接见,很多人都猜到他又要高升了,只是没想到他竟升为同州长史,从县官到州官,这可不是一步之遥,一般都要回朝廷打个转,至少需要再熬五年到十年的资历才行。

  随着六十几名官员兴高采烈地返回各县,晋军的追赃行动也拉开了大幕,一共七十五名各县官员面临追赃,他们有的是朱泚直接任命的官员,有的是花钱买官获得的任命,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变着花样盘剥百姓,捞取了大量不义之财。

  在内卫军的威逼和严刑拷打下,很多官员熬不住,纷纷交代了赃财去处,也有不少官自知难逃一死,便选择了,把捞取的赃财留给家人。

  郿县富利柜坊,这是驸马萧升的产业,萧升已经死了,但这家柜坊依旧是萧家的产业,在长安能排进前十名。

  这天中午,数十名士兵跟随着一名官员走进了柜坊大门,掌柜连忙迎上来道:“请问各位有何公干?”

  官员举起巡查使令牌道:“我是肃政台巡查官周亚,我们在追查前县令蒋威的赃财,根据我们得到的线索,县令将一部分钱财存入你们柜坊中,希望你们配合官府查案,把县令存放的钱财全部交出来。”

  郿县县令蒋威已经交代,他在富利柜坊内存放了很大一笔钱,但取钱凭据在他儿子手中,他儿子已经跑掉了,肃政台只能强行提取这笔钱。

  但要和官府对抗,掌柜也没有这个勇气,他踌躇半晌道:“这个能否给我三天时间,我请示一下东主。”

  周亚摇摇头,态度十分强硬,“最多给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你们拿不出来,我们就自己去搬,搬多少是多少?”

  掌柜顿时急了,搬多少是多少,那还不把柜坊的钱搬空了,他连忙跑到柜台后查找账册,很快找到了,整个七号库都是蒋县令的存钱。

  里面库房占地约五十个平方,里面堆积着数十口大箱子,打开箱子,里面全是一锭锭白银和黄金,根据账簿的记载,这里应该存放了十万两银子和一万两黄金,这只是县令蒋威几年来收取茶酒税和其他贪赃的一半,还有一半被他运回老家,也在郿县,另一支百人军队已经赶去蒋威家乡了。

  天还没有大亮,新任华阴县县令张温带着大群士兵来到小村庄,近百名士兵将村东头的一户大宅人家团团包围起来。

  这座大宅是新丰县丞周伟的老宅,周伟在审讯中死活不肯交代赃款,他罪大恶极,自知难逃一死,便在狱中自尽,而他的家人已经潜逃,在他官邸中只搜到几千贯钱,显然不合常理。

  巡查官赵和走到周伟妻子面前道:“晋王殿下有令,如实交代赃财,罪不及家人,但如果隐瞒窝赃,那就是全家抄斩,你老实交代,饶你和三个儿子的性命,否则就地处斩!”

  几名大汉像抓小鸡一样,把三个儿子摁在周伟妻子面前,高高举起了砍刀,周伟妻子吓得几乎晕倒,哭喊道:“我说!我说!东西都在后院枯井里。”

  在周伟妻子的指点下,士兵们终于找到了这口极为隐秘的枯井,井口和地面平齐,被一块大石板封住,上面再压一座假山,周围长满了枯草。

  里面都是一口口铁皮箱子,十分沉重,士兵一直到中午,才把所有的铁皮箱子拉上来,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井口,下面却是如此之大,竟然捞出几百口铁皮箱子,里面绝大部分都是铜钱,但还有不少金银珠宝和玉器,估算下来,大概有三十万贯左右。

  对郿县蒋县令和新丰县周县丞的搜查只是一个缩影,七十五支搜查队在关中各县奔忙,搜查着污吏的赃财,这些钱财数量巨大,足有数百万贯之多,除了少部分有明确苦主外,大部分都是通过各种巧立名目的税收剥削的财富,这些财富郭宋决定用来疏浚天宝运河,修建码头以及修桥筑路。

  这天上午,郭宋在杜佑的陪同下,来到了西城二十里外的含秀庄园,这是曾是反贼安禄山的庄园,平定安史之乱后,这座庄园变成了皇庄,成为大唐天子的私人庄园,含秀山庄占地约千顷,是一座极为广袤的大庄园,甚至连围墙都没有,只是沿着边线挖了一条水渠壕沟。

  这段时间,杜佑全权负责清点关中的田宅产业,包括各大田庄、城内的宅子等等,杜佑率领数十名官员整整忙碌快一个月,才完成这项繁琐复杂的事情,编制出了厚厚一本册子。

  之所以要清点田宅,主要目的并不是要收回这些已经被朱泚分掉田产,而是要摸清情况,多少田参产被分配,原本属于谁的田产,分配给了谁等等,不至于一笔糊涂账。

  另外,对一些大臣的永业田产被分掉,郭宋准备用补偿的方式,从没收的钱财中拿出一部分补偿原主。

  同时郭宋还有一个想法,一些田产可以给现有农民,作为私人田产,但要限制其出售,然后还有一部分田产的所有权必须属于官府,由官府租给百姓耕种。

(编辑:南平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南平新闻网”或“来源:南平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南平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