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

小说:东周王室大权旁落还出现两个周王统治区域连小国都不如

  东迁,在周平王的心中是痛苦而又无奈的。刚到洛邑之时,平王宜臼在心中颇有几分暗自庆幸:若非几百年前的老祖宗周公旦给他留下了这么一块宝地,真不知道他这个堂堂天子要到何处容身。但他很快就发现,东周王室所能统治的地域很小,力量弱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洛邑--这座昔日的陪都、现在的京师由王城、成周两座城市组合而成。平王所居住的王城,位于涧、洛两河的交汇处。此城除了王宫之外,就是宗庙、社稷坛。成周则是王城的附属城市,主要居住着平民。此外,他还控制着黄河南岸以及洛邑周边的一些地方。平王号令所及的范围,也就是这么大了。

  这点小的可怜的区域,单以疆域而论,莫说是与文、武那样的伟大先王相比,就连一些诸如宋、曹之类的小国相比也不如!不但地方小,人口也少,兵力更弱。周边的诸侯国们眼见王室实力如此不济,顿生轻视之心。

  流落到了这块仅存之地--洛邑,平王的心情很糟糕。并非因为平王的地盘小,主要是一个问题:中原诸侯们对他即位的合法性提出了严重质疑。

  首先发难的是周公旦的后人鲁国。鲁国人对周王室的怨恨不是一天两天了。公元前769年,被周宣王强行推上台的鲁孝公病死,其子鲁惠公即位。多年来,天下人对鲁孝公的即位一直指指点点,指责他得位不正。

  鲁惠公现在虽是受益者,但因为饱受指摘而对周王室颇有不满。再加之平王趁犬戎之乱而登基,然后又莫名其妙地举国东迁,不到三年时间就搞得局面天翻地覆,真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尤其是幽王死的蹊跷离奇,更加重了鲁惠公对平王的怀疑。他甚至认为很有可能平王才是谋杀幽王的幕后真凶!故而王室到了洛邑之后,鲁惠公一直装聋作哑,不肯前来谒见。鲁国的这一举动,几乎是公然质疑平王的天子地位是否合法。

  鲁国是周公旦的封国,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很高,它的意见得到了诸侯国们广泛的响应支持。更有甚者,就在犬戎之乱平息后不久,虢国的国君虢公翰竟然拥立了王室成员余臣为周王,是为周携王,公开与平王唱起了对台戏。至此,东周出现了史上罕见的“二王并立”的严重局面。这种分庭抗礼的局面持续了很久,直到公元前760年,北方强国晋国的国君——晋文侯的一次出面,终于终结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晋文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原来,晋国正在黄河、汾水流域大肆扩张疆土,不断征伐讨灭小国。虢国扶持的周携王成为他前进的障碍。晋文侯遂以强力击败虢国,消灭了周携王。

  这一举动最大的受益人当然是周平王。按理说,没有周天子的许可,晋文侯这种征伐别国的行为是不允许的。但晋文侯击败虢国并擒杀携王,终结了“二王并立”局面,为洛邑王室立下了盖世奇功,对此平王当然是高兴万分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深受其惠的周天子,当然要对其投桃报李。“平王锡晋文侯秬鬯、圭瓒,作《文侯之命》”,同时还公开认可了晋国肆意征伐别国的行为。

(编辑:南平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南平新闻网”或“来源:南平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南平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