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2009022

  陈阿扁24日在法庭上大爆“惊人内幕”,指台联党及李“收受中共两三亿新台币”,还影射马英九搞“同性恋”。……

  印度政府正展开“拯救国宝阻止拍卖”行动。印度圣雄甘地多件遗物下月将在纽约拍卖,印度政府和甘地后代正齐齐展开筹钱等“抢救”行动,希望能将甘地遗物“回归祖国”。……。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鼠首和兔首铜像的神秘买家为托马斯赛多克斯,佳士得拍卖行现代艺术和印象派作者负责人。国家文物局26日发布《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特别指出“佳士得拍卖行近年来已有多次公开拍卖从我国劫掠、盗窃、盗掘和走私文物的行为,所涉及的文物均为非法出境”。

  朋友认为,拍卖会负责人以职业操守为由,拒绝透露买家身份。他们可以不回答媒体,但必须回答法院,现在才是打官司的好时候。如果这里面有托儿,想引诱中国傻鱼上钩,多弄点傻鱼的钱,;要是中国傻鱼不来咬钩,自己把东西的价钱炒上去,也增加了资产。不过这都是违法的,佳士得玩大了。按照法律规定,本拍卖行及其雇员是不得参与竞拍的,的相关人员回避法则正是根据拍卖行的这条老规矩演变而来。竞拍参与人员须与拍卖行没有利益牵扯。如果相关人员要参加竞拍,必须先有法律文书公示他此举与公司没关系。现在关键是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上海有个佳士得办事处,不过好像佳士得在香港的影响更大,不知道文物局这个通知能贯彻到香港吗?文物局通知的意思是,各地可以使劲鼓捣了,检验佳士得及其委托机构中国本土化程度的时刻到了。如果本土化实在很到家,那这个通知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花钱消灾;如果还不到家,麻烦就大了。不管怎么说,加大佳士得的运营成本思路总是对的。

  老曹补报:据彭博社消息原文,兽首并非由佳士得高管本人拍下,而是由该高管代一不知名的买家买下,中文报道失实。这条消息开始是在中新网和人民网上出现,来源是环球网,中午11:14发布,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报道。这条消息传播的速度和影响力极大,不到3小时内,国内各大网站统统转载,并且引起了成千上万的网友评论。

  上海学者老X来帖:法国人拍卖圆明园兽首,激起一轮义愤,没搞清楚法理上到底应该怎么讲。去年到山西大同华严寺,重访辽代泥塑仕女,时别30年,发现她们竟衰老得比我还快!彩绘龟裂脱落,黝黑面色之中,露出点点的泥胎土黄,真是惨不忍睹。公众场合不宜喧哗,只把高呼闷在心里:救救我们的文物!救救我们的文化!设想如果将这些泥塑拍卖给私人,为了保值增值,收藏者必定倾全力照料她们,她们的青春恐怕比站在公家的庙里要更长久一些呢。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透过陈阿扁办公室安排,以朋友名义混入台北看守所专访阿扁,看守所表示已经明显违规,决定从严审核的会客名单,一经发现违规将立刻中断接见。此外,所方已对阿扁违规禁食作出训诫,如果他三度禁食,所方可能予以训诫的最重处分,不排除停止他三天的一般接见和特别探视,还将停止放风最长七天。至於在出庭时抱怨,他的棉被和西装都发霉了,立委张硕文反批,过去也从没关心过监所收容人的权益。如果只有阿扁的东西发霉,那就是自己的卫生有问题。

  《壹周刊》称,阿扁女儿陈幸妤则天天盯着报章杂志及政论节目,掌握扁家洗钱案最新报导,甚至还做笔记。她时时挂念的是,要怎样斗垮外面那一群每日一爆的“立委”及媒体名嘴,甚至有意上电视call-in节目。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亲绿的三立《大话新闻》,却遭婉拒。她仍不死心,转而向民视《头家来开讲》投石问路。但制作单位怕有状况发生,例如陈幸妤突然发飙K人或爆粗口要人去死等,因此一直犹豫不决。阿扁怕陈幸妤闹出更大风波,一再劝阻,还请人拜托三立和民视主持人及高层不要接受女儿的提议。

  “资本家希望工人阶级大量借贷消费越来越贵的商品、房屋和新技术享用,这将促使他们背负越来越大的债务,直到这些债务大到所有银行破产,政府将私有银行进行国有化,从而最终走向主义之路。”卡尔马克思,《资本论》1867年。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生于妓院》女主角Mukherjee已经沦为亚洲最大的中一名性工作者,而2005年她还在洛杉矶的柯达剧院手捧小金人激动落泪,但一年后就开始在妓院提供性服务。她说她依然记得当初获奖时和其他参演人员相拥的温暖。片中多位小主角留在美国读书,Preeti回到印度读高中。导演泽娜布里斯基给了她妈妈很多钱,要求她给孩子自由,但Preeti最后还是走了母亲的老路。Preeti说她已经有了笔记本电脑、昂贵的手机、很多钱,并租得起非常豪华的房子。Preeti还称泽娜想把她救出去,但是她对现状很满足,“虽然眼神还是流露出对自由的渴望”。警方表示曾解救过Preeti并将她交还给母亲,但Preeti现在已经成为交易的一部分,很多有权势的人物都参与其中,而且不允许Preeti重获自由。

  德国矿山开采安全咨询机构DMT矿井服务业务部负责人阿沛尔多次考察过中国矿井安全问题,他说:“中国各处的安全水平都不一样,乡镇级别的矿井和省级、国家级的矿井相比,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而同一级别的矿井之间也存在差别。乡镇级别的小矿井的安全操作水平很低,但是资金雄厚的国有大型矿井同样也有可能不重视矿井安全。就山西屯兰煤矿发生的爆炸事故来说,我猜测,企业恐怕没有采取所有防范措施。在中国的情况是,符合德国标准的安全技术和措施还只是在一定范围内使用,还存在着很大的推广改善的空间。”

  “网络反腐小组”2月17日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上发表“上海地铁又捡到一个文件袋”的帖子,几天来超过100万点击率,成为了“猫眼看人”点击率最高记录的主题帖,并且像小平同志的复出一样“两落三起”(两次楼层垮掉,其中一次盖到了六千多层,第三次又贴出来了,并且点击率又上十几万人次),营造了一种神秘、诡异、悬疑的气氛。

  有几种可能。第一,上海地铁特别挤,容易掉东西,特别是文件袋,上下车时一挤就掉了:第二,上海地铁多小偷,得手公文包后把里面不值钱的东西随手扔掉;第三,上海人喜欢检人家掉在地上的东西,还喜欢打开看;第四,上海持有这种文件的人特别多;最后第五,就像后期追查政治谣言,最聪明的回答是“上公厕时听隔壁有人说的”,现在变成“上海地铁里捡的”。老曹选最后那种。

  深圳市本次政协委员们提交的最“牛”提案24日诞生。由政协委员张曙光、王有明等人联名提交的关于在深圳设立改革感恩日的提案,截至24日联名人数已经超过100人,接近本届政协委员人数的四分之一。

  香港《大公报》报道,江苏盐城断水事件发生已五日有余,相关部门没有任何人出面作最起码的道歉。一名市民表示,地方政府明明知道化工企业存在严重污染还在城西水厂取水口上游批准建设数十家化工企业,在市民举报这些企业非法排污时也经常置之不理,最多也只是罚款了事。这次断水事故直接影响到数十万市民的日常生活,盐城市主要官员应该引咎辞职。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庞绍堂指出,现在很多环保部门都变成收费部门,罚款收费以後就对企业的污染行为不闻不问。对于这次事故,姑且不说盐城市主要官员,至少是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应该承担一定的行政和法律责任。浙大社会学系教授冯钢亦认为,“如果政府连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那又如何让老百姓来相信政府?”

  中国航油(CAO)因衍生品交易造成的5亿5000万美元巨亏,因这桩事件坐牢四年三个月的中国航油前总裁陈久霖出狱后表示,要向上级组织讨个说法。理由很简单:责任不应由一人承担。中国航油从事的石油衍生品交易,是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的,而定罪的主要起因之一——股票配售也是经过批准的。“家股我能个人决策吗?中航油集团(中国航油的母公司)都决策不了!”他的律师辩护说:“有关公司期权交易的所有决定都是集体决定。2004年10月之前,这些决定都是在公司内部专家及外部专家的一致强烈建议下作出的决定。2004年10月之后,这些决定直接由集团公司负责。”受审的董事会成员中唯陈久霖一人判监,其余几人仅缴罚款。国务院国资委给予陈久霖行政开除处分和开除党籍处分。

  1035天牢狱生活后,陈久霖今年春节前回到湖北老家,母亲已因病去世,妻子患了精神抑郁症,儿子成绩一落千丈。他出狱后最感慨的是,如今多家央企的衍生品投机亏损更甚于中航油,管理层却安然无恙。

  今年1月25日农历大年三十,上海市静安区武宁南路128号上海市公安局1号门前发生一起爆炸事件。为能查明该爆炸男子的真实身份,上海市公安局对提供有价值线索帮助查明该爆炸男子真实身份信息的单位或个人,将给予人民币十万元的奖励。案发时老曹经评论说:连中央社都知道得这么详细,估计上海民众过年期间一定议论纷纷。

  上海小W:我节后上班曾问过几个在上海过年的同事,他们都不知道这事。现在公布这个消息出来,是事情有了定调?

  警方侦破一宗“组团、专诈人民”的集团,嫌犯达四十人。调查发现,他们由三组集团串联,首脑彼此认识,内部组织严密,经常“交流”诈术、设备,还提供食宿,薪资采奖金制。其中一名首脑曾是台商,在经商失败後,乾脆“反诈”人民,要把当初在赔的钱给骗回来!三组集团先购买地区人民金融帐户资料及行动电话申设资料,蒐集中国电信各营业厅、各级公安机关、检察院、人民法院等公务机关地址、电话,以来取信被害人。警方还搜扣大批教战守则,嫌犯以人民惯用的词语进行,避免被害人起疑。

(编辑:南平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南平新闻网”或“来源:南平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南平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